父母育儿假实施建议:父母假期天数均等覆盖低_主页

企业文化当前位置: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
父母育儿假实施建议:父母假期天数均等覆盖低
更新时间:2021-10-18
 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中明确提出要探索实施父母育儿假,这是推动经济社会政策与生育政策配套衔接的重要措施,有助于促进劳动者家庭和工作的平衡,释放生育政策潜力。父母育儿假制度既是家庭和生育支持政策,也是劳动者权益保障政策,涉及政府、企业、家庭、劳动者和儿童等多主体,必须精心设计,才能真正发挥好作用。

  父母育儿假指有孩子的职工不分性别均可享受的假期,可以由劳动者较为灵活地使用,满足在职职工照顾年幼子女的需求,已经在国际上被广泛使用。2018年,36个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国家中有24个有带薪父母假,大部分国家这一制度由劳动部门主导,将其视为劳动者权益保障体系的一部分,也有部分国家由负责家庭和社会事务部门主导,将其视为家庭支持政策的一部分,但无论政策如何设计,其目标都是保障劳动者能够更好兼顾工作和家庭照料。在各国生育率长期处于低水平的背景下,育儿假政策也越来越受到关注。在中国,设立父母育儿假对于保障劳动者特别是女性劳动者权益,促进儿童健康发展,创造生育友好的社会经济环境都有特殊重要意义。

  近几年中国生育水平下滑明显,除了受育龄人口缩减的影响外,生育意愿低迷,不敢生、不愿生的问题突出。父母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是影响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。2018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民生调查的数据显示,在犹豫是否生育二孩的被访者中,有30%表示如果能在照顾孩子的同时兼顾工作就打算生二孩。

  当前劳动者工作压力大,超时劳动的现象较为普遍,需要对劳动者的假期做出更明确的规定。根据2020年中国民生调查的数据,近40%的劳动者一周工作时间在48小时以上。在劳动力市场竞争强度大,劳动保护不完善,劳动者休息权难以得到保障的大环境下,女性劳动者由于承担着更重的家庭责任,工作和家庭的冲突更为明显,在劳动力市场上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。

  中国已经有了较为完备的产假制度。1951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》就明确规定,女工人与女职工生育产前产后共给假56日,产假期间,工资照发。1988年和2012年两次延长后,法定产假为98天,这与国际劳工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4周以上产假的要求基本吻合。2013年后,随着国家生育政策不断完善调整,各地也对产假制度进行了调整,设置了时间不等的延长期产假,除西藏规定为1年外,其余30省份均在法定产假的基础上增加30天至6个月不等的延长期产假。

  但产假和陪产假的延长仍无法满足职工在子女照料上的休假需求。首先,产假和陪产假都是生育后的一次性假期,主要应对产后恢复的需要。但幼儿的成长期长,需求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,家长需要一定可以灵活支配的假期来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情况。但目前,中国劳动者能够享受到的可以灵活支配的假期非常有限,特别是对于年轻父母而言,年假时间短、事假难请、事假期间没有工资等问题都很突出。其次,一味延长产假和陪产假可能造成新的问题。劳动者离开岗位时间过长会对自己的人力资源积累造成不利影响,企业的成本也会明显上升。从很多地方的实际情况看,对女性的就业歧视在生育政策调整后有所抬头。

  由于涉及到家庭内部、性别之间、职工之间以及职工与雇主的各种利益关系,受各国劳动力市场状况、生育水平、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文化传统等的影响,各国的实践既有共通之处,又在时间长短、享受人群、津贴水平、筹资方式上有所差异。要真正实现营造生育友好的社会政策环境、帮助在职父母更好平衡工作和家庭、保障劳动者权益的目标,必须要在充分考虑各个利益群体诉求的基础上制定制度方案。

  “十四五”规划中明确提出要探索实施父母育儿假,这是推动经济社会政策与生育政策配套衔接的重要措施,有助于促进劳动者家庭和工作的平衡,释放生育政策潜力。父母育儿假制度既是家庭和生育支持政策,也是劳动者权益保障政策,涉及政府、企业、家庭、劳动者和儿童等多主体,必须精心设计,才能真正发挥好作用。

  父母育儿假指有孩子的职工不分性别均可享受的假期,可以由劳动者较为灵活地使用,满足在职职工照顾年幼子女的需求,已经在国际上被广泛使用。2018年,36个OECD(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)国家中有24个有带薪父母假,大部分国家这一制度由劳动部门主导,将其视为劳动者权益保障体系的一部分,也有部分国家由负责家庭和社会事务部门主导,将其视为家庭支持政策的一部分,但无论政策如何设计,其目标都是保障劳动者能够更好兼顾工作和家庭照料。在各国生育率长期处于低水平的背景下,育儿假政策也越来越受到关注。在中国,设立父母育儿假对于保障劳动者特别是女性劳动者权益,促进儿童健康发展,创造生育友好的社会经济环境都有特殊重要意义。

  近几年中国生育水平下滑明显,除了受育龄人口缩减的影响外,生育意愿低迷,不敢生、不愿生的问题突出。父母难以平衡工作和家庭是影响生育意愿的重要因素。2018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民生调查的数据显示,在犹豫是否生育二孩的被访者中,有30%表示如果能在照顾孩子的同时兼顾工作就打算生二孩。

  当前劳动者工作压力大,超时劳动的现象较为普遍,需要对劳动者的假期做出更明确的规定。根据2020年中国民生调查的数据,近40%的劳动者一周工作时间在48小时以上。在劳动力市场竞争强度大,劳动保护不完善,劳动者休息权难以得到保障的大环境下,女性劳动者由于承担着更重的家庭责任,工作和家庭的冲突更为明显,在劳动力市场上处于更加不利的地位。

  中国已经有了较为完备的产假制度。1951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保险条例》就明确规定,女工人与女职工生育产前产后共给假56日,产假期间,工资照发。1988年和2012年两次延长后,法定产假为98天,这与国际劳工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14周以上产假的要求基本吻合。2013年后,随着国家生育政策不断完善调整,各地也对产假制度进行了调整,设置了时间不等的延长期产假,除西藏规定为1年外,其余30省份均在法定产假的基础上增加30天至6个月不等的延长期产假。

  但产假和陪产假的延长仍无法满足职工在子女照料上的休假需求。首先,产假和陪产假都是生育后的一次性假期,主要应对产后恢复的需要。但幼儿的成长期长,需求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,家长需要一定可以灵活支配的假期来应对各种可能的突发情况。但目前,中国劳动者能够享受到的可以灵活支配的假期非常有限,特别是对于年轻父母而言,年假时间短、事假难请、事假期间没有工资等问题都很突出。其次,一味延长产假和陪产假可能造成新的问题。劳动者离开岗位时间过长会对自己的人力资源积累造成不利影响,企业的成本也会明显上升。从很多地方的实际情况看,对女性的就业歧视在生育政策调整后有所抬头。

  由于涉及到家庭内部、性别之间、职工之间以及职工与雇主的各种利益关系,受各国劳动力市场状况、生育水平、经济发展水平以及文化传统等的影响,各国的实践既有共通之处,又在时间长短、享受人群、津贴水平、筹资方式上有所差异。要真正实现营造生育友好的社会政策环境、帮助在职父母更好平衡工作和家庭、保障劳动者权益的目标,必须要在充分考虑各个利益群体诉求的基础上制定制度方案。黄智贤喊话台湾青年:来大陆发展贼聪明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